返回寤寐求之(双重生)+番外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65章 番外 皇太女。(第1/2页)

    转眼料峭的寒冬过去了, 新朝迎来了头一年暖融融的春意。

    姜韫生产前夕,太后李氏如临大敌,每日皆要亲临她殿中, 嘘寒问暖,絮絮叨叨地叮嘱她好些事。

    “母亲您怎地比儿臣还紧张?”姜韫由锦瑟搀扶着同李太后在御花园里一道散步, 见她反复念叨, 忧心忡忡的样子, 不由莞尔笑了。

    李太后嗔怪地睨她一眼, 真是好不容易才把她养得丰腴些了,之前刚回京东的时候,瘦得不行, 瞧一眼都心疼。她道:“谁怀着孕像娇娇你这么能折腾的?从幽州到关东,又从关东到京都……这孩子还未出生便见了不少世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它乖着呢。”姜韫说着,见花圃里娇艳的牡丹开得正好, 争奇斗艳, 不由搭着锦瑟的手凑过去细瞧。

    “兰庭去岁冬日才刚生养了一个儿子,明日叫她进宫来喝杯茶聊聊?”李太后先时听闻姜韫在路上腹痛难忍过, 便心有余悸。生死大关,可不得慎重些。

    姜韫笑着应下了。

    李太后发觉她回京后整个人都变柔和了不少, 笑容也多了,不由也跟着高兴。

    “眼瞅着你就要生了,皇帝还整日忙什么公务?别总惯着他。上了朝堂他是皇帝,关起门来, 与你还是先时的夫妻。该训的该管教的可别收着。”李太后又开始念叨起沈煜。

    “他昨日陪我去京郊踏青, 积压了不少奏章,您就让他忙一阵吧。老在我跟前晃悠,还嫌烦呢。”姜韫浅笑道, 没在李氏跟前提,若是他白里日批不完折子,夜里又要拉着她一道批了。

    正赏着花,内侍上前来禀告:卫国公世子夫人递牌子进宫来了。

    姜韫挑了下眉。其实昨日京郊踏青才见过李玉婵了。

    她晌午给紫宸殿传话,回绝了皇帝一道用膳的邀约,尔后在自己殿内接见了李玉婵。

    姜韫抬眼示意尚食局女史给李玉婵布菜,又转头道:“我吃得清淡,你若不合口味,再让人添几个菜。”

    李玉婵忙道不必,她打小身子骨弱,也吃不得味儿重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昨日忘和殿下提了……”她想说她在医经上又抄到一个孕期调理身子的良方。

    姜韫搁下筷子,正欲细听她忘提何事了,忽觉腹部一阵钝痛。

    疼得她忍不住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玉婵立时察觉,稳住心神,忙不迭让人叫太医,又让内侍去通知皇帝。

    锦瑟正端着碗粥过来,见状赶忙把粥撂在一边,上前给李玉婵搭手。二人一道将姜韫搀扶回榻上。

    沈煜匆匆忙忙赶到之时,姜韫已然疼得没什么知觉了,满脸是汗,咬着唇忍着。

    太后李氏也跟着前后脚而至,只让沈煜瞧了一眼便将人拉出内寝。

    于是他只好眼巴巴地在内寝外,焦急地来回踱步,听着姜韫一阵阵难耐的痛呼,一颗心都揪起来了。

    太医进进出出,被沈煜忍不住拎起领子问:“怎么这么久?是不是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太医吓得肝胆颤。这才哪到哪啊?

    他战战兢兢道:“快,快了……殿下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沈煜松开他,总算沉住气了些,立定在内寝外,接过内侍监递来的茶杯,闷了几大口茶。

    到黄昏时,守在外头的一众人才忽闻内寝传来一声响亮的啼哭。

    沈煜忙不迭推开门冲进去,便见一红彤彤的婴孩被乳娘裹进了柔软的襁褓里。

    “贺喜陛下殿下喜得公主!”

    沈煜瞧了两眼,便又忍不住往榻边去。

    姜韫躺在榻上精神还不错,苍白着脸,抬眼瞧他,抿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便坐在榻边,握住她的手,揉捏着她的指骨,轻声道:“辛苦皇后。”

   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